在後殖民時期,或者說自PERSAGI(印尼藝術家協會)成立後的論述中,我們將探究兩位藝術家格里格里烏斯·西達塔 Gregorius Sidharta埃迪·蘇納里奧 Edi Sunaryo 在印尼現代主義時期的巔峰之作。
 
—— 在這次的網上展覽中的15間雕塑都來自同一位藏家,是從1970年代開始,在30年間,不間斷地購自藝術家。同樣的,收入在這次展覽的 8 件 埃迪·蘇納里奧的8幅畫作,更是曾經收入在 Alex Papadimitriou 的著名收藏中。
格里格里烏斯·西達塔
GREGORIUS SIDHARTA
埃迪·蘇納里奧
EDI SUNARYO

印尼現代藝術和藝術家一直秉持著傳承文化歷史的責任。在從舊秩序步入新秩序的過程中,增強本土文化和保持民族個性的精神一直是每一位印尼藝術家的最高目標。

格雷格里烏斯·西達(1932-2006)從藝術創作初期就在他的畫作中運用立體派表達方式,並在1950年代就印度尼的日惹藝術院(ASRI)學習時引領了抽象藝術的潮流。後來,他於1953年被天主教會授予資助在荷蘭 Jan van Eyck Academie 留學了3年。西達爾塔是印尼現代雕塑的先驅,而作品豐富著印度尼西亞特有的民族傳統。

1970年代,在他的朋友But Muchtar 的推薦下前往萬隆科技藝術學院(ITB)就職教學職位,之後的日子裡,他更深入地研究了周圍傳統圖案繪製圖形技術的創作手法。儘管面對萬隆現代主義者的強烈反對,仍然忠於創新他的藝術理念。就像他在1950年代後期至60年代初,剛從荷蘭返回國門時所承受的政治壓力一樣,被藝術協會(LEKRA)不公正地貼上了“西方影響”的標籤。因而被驅逐出日惹學院,並迫使他移遷至萬隆。但從他的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出,儘管在政治動盪中,西德塔仍然忠實於他的藝術創作。

格雷格里烏斯·西達 雕刻作品《 十字架(Salib)》,1959年

Image credit: Digital Archive of Indonesian Contemporary Art

同阿都‧雅裡‧比勞斯 (A. D. Pirous),法賈·希迪(Fadjar Sidik)和阿默.薩達里(Ahmad Sadali)一起,格雷格里烏斯·西達是印度尼西亞抽象現代藝術運動的先驅。

公牛人(Manusia Banteng /Bull Human), 1958
47 x 65 x 29 cm

Image credit: Digital Archive of Indonesian Contemporary Art

《公牛人》於1996年出版在《亞洲現代主義》一書中,被選中插圖說明印度尼西亞現代藝術的發展。這在50年前是無法想像的,因為1960年代西達傾向於現代抽象而被主流LEKRA藝術家排斥。

《坐姿侍女(Wanita Duduk /Seated Lady)》, 1967, 50 x 23 x 15 cm

據藝術家的闡述,從概念設計到集思廣益,最後到素描,這一直是製作雕塑時的拔河比賽,是與工具,材料,技術和藝術家手之能力地談判過程。

作品名《坐姿仕女(Wanita Duduk/Seated Lady)》,是一個幾乎變形的女性形體,但其圓度和各種角度的有機形狀卻揭示了一個沐浴中的仕女。

在他移居萬隆後於1967年完成。而當時的西達塔致力於表達基本形式和美學價值,其幾何結構是無限的。這座雕塑毫無保留地展現出女性形象的溫柔與美麗。

西達塔移居萬隆最初和志同道合的現代主義萬隆藝術家們是理想之選。然而,不久之後,他對重複性的現代主義方法感到煩躁且千篇一律。不久,他開始用圖形式的技術對現代表達進行本土化。

“現代主義不是藝術的唯一途徑。” – 西達塔(大約1973年)

《小勇者(Little Brave)》, 1982
42 x 21 x 20 cm

Image credit: Digital Archive of Indonesian Contemporary Art

西達塔轉向傳統圖騰而尋求新的靈感。在此期間(1970-1984年),他的眾多靈感來自傳統的儀式,蠟染,舞蹈表演和印尼傳統房屋中看到的圖案作為視覺元素。受這些圖案和標記的啟發,他的雕塑變得更加原始和裝飾風格。

他對堅定的萬隆現代主義者的立場完全對立,此後,西達塔打破了所有形式的藝術原則。

《母與子(Ibu dan Anak /Mother and Child》, 38 x 13 x 7 cm

《母與子》絕對是一件令人驚嘆的作品,它描繪了一位母親在照顧嬰兒的時刻,彰顯出充滿母愛的女性。母親把頭髮盤起,帶著愛心,精心照顧抱著嬰兒,給了她最真實的愛意。這座雕塑毫不費力地展現了母子關係的溫馨感覺。

《 面具舞者 Penari Topeng / Masked Dancer)》, 1986, 45 x 13 x 20 cm

從那時起,西達塔的創作一直體現爪哇神秘文化與現代靈魂的辯證衝突。兩者不是相反的兩端相反,如果能夠將它們建立在同樣的基礎上將能體現真正的印度尼西亞民族身份。

《自由(Liberty)》, 1987, 34 x 7 x 7.5 cm

Image credit: Digital Archive of Indonesian Contemporary Art

《德威·巴塔里的哭聲(Tangisan Dewi Bathari /Cry of Bathari Goddess)》, 1977

“現代主義仍然給我留下色彩,質感,質感和線條感” —— 西達塔

《未來發展(Pembangunan Hari Depan /Development of Future)》, 2004, 149 x 74 x 45 cm

《未來的發展》顯示了西達塔的思想,以表達象徵生命的形式的通用觀念。作品的呈現是通過將兩個連接的主體結合在一起的抽象形式來實現的。這種統一的想法可以是物質的或精神的;像陰於陽或爪哇文化中的男女(lingga-yoni)。兩個人物站穩了腳跟,構成了對稱,相互反映的構圖,整體是統一的,和諧地達到了平衡。

Image credit: Digital Archive of Indonesian Contemporary Art

Pembangunan Hari Depan (Development of Future), 1963

埃迪·蘇納里奧出生於1951年,在1970年代抽象藝術為主流的世代成長。在未能進入印尼軍事學院後,他最終於1972年進入日惹美術學院的美術系(STSRI Yogjakarta,現在稱為ASRI)。埃迪在大學生涯中獲得了圖形藝術方面的專業知識。

埃迪的抽像形式不僅僅是在畫布上隨意繪製線條和幾何式的塗鴉,在作品中看到的基本元素如圖案,面,顏色和紋理都是自發性和自動性的一種表達。簡而言之,它是表達自由的一種形式,它擺脫了那個時代的任何政治利益。象徵性地,就像一個擺脫冷戰和幾十年殖民統治的獨立國家一樣,年輕一代正在尋找無限的邊界。

本次展覽為您帶來了埃迪·蘇納里奧的8幅作品,這些作品曾收入於Alex Papadimitriou 的著名收藏中。從這個系列中,我們可以想像每幅畫都是由印度尼西亞現代歷史裡最偉大的藝術收藏家一一地從藝術家工作室精心挑選出來的。

Ragam Keindahan (Variety of Beauty), 1998
119 x 98.7 cm

Image credit: Digital Archive of Indonesian Contemporary Art

除了1970年代活躍於日惹的藝術家(例如阿凡迪(Affandi)和尼曼·古納爾薩(Nyoman Gunarsa)),埃迪採用了有別於他人的原理圖創作方式。

埃迪綜合了印度尼西亞的幾何形狀和熱帶色彩,乍一看是原始的。不規則形式看起來像標記,傳統圖案被分解成最簡單的配置。

通過平面,空間和顏色的結構,埃迪在他的畫中表現了宇宙的象徵性。而這些裝飾性符號源於視覺暗示,例如自然和直覺。

粗糙的紋理與幾何形狀和畫布上空間的移動疊加在一起。畫布上有意識地留下空隙,透露著看不見的負空間感,進一步強調了原始的語義繪畫風格。在他的作品中,埃迪傾向於不刻畫細節,更不用說讓表面光滑整齊。取而代之的是,他回應了畫布上油畫顏料的流動性,並探索了形狀和表現式的可能性。

Previous
Next

展覽出售作品

GREGORIUS SIDHARTA
未來發展 Pembangunan Hari Depan (Development of Future), 2004

149 x 74 x 45 cm
USD 31,700

GREGORIUS SIDHARTA
快樂家庭 Happy Family, 1999

33 x 15 x 10 cm

已售出

GREGORIUS SIDHARTA
坐姿仕女 Wanita Duduk (Seated Lady), 1967

50 x 23 x 15 cm

已售出

GREGORIUS SIDHARTA
冠軍 The Champion, 1982

42 x 21 x 20 cm
USD 3,170

GREGORIUS SIDHARTA
母與子 Ibu dan Anak (Mother and Child), 1982

38 x 13 x 7 cm
USD 2,960

GREGORIUS SIDHARTA
公牛人 Manusia Banteng (Bull Human), 1958

47 x 65 x 29 cm

已售出

GREGORIUS SIDHARTA
自由 Liberty, 1987

34 x 7 x 7.5 cm

已售出

GREGORIUS SIDHARTA
公雞 Ayam Jantan (Rooster), 1991
銅, edition 4 of 5
45 x 17 x 30 cm
USD 3,170

GREGORIUS SIDHARTA
戀人 Sejoli (Lovebird), 2004
銅, edition 4 of 7
70 x 25 x 16.5 cm
USD 4,790

GREGORIUS SIDHARTA
賣花女孩 Penjual Bunga (Flower Seller), 1986

38 x 19 x 14.5 cm
USD 2,960

GREGORIUS SIDHARTA
小勇士 The Little Brave, 1999

25 x 28 x 9 cm
USD 2,960

GREGORIUS SIDHARTA
面具舞者 Penari Topeng (Mask Dancer), 1986

45 x 13 x 20 cm
USD 3,170

GREGORIUS SIDHARTA
公雞 Ayam Jantan (Rooster), 1991
銅, edition 3 of 5
45 x 17 x 30 cm
USD 3,170

GREGORIUS SIDHARTA
擁抱 Hugging, 1999

44 x 14 x 13 cm
USD 3,170

GREGORIUS SIDHARTA
公雞 Ayam Jantan (Rooster), 1991

18.5 x 30 x 16.5 cm
USD 3,170

EDI SUNARYO
金字塔 Piramida (Pyramid), 1993
signed and dated 1993 lower right
油彩 畫布
105 x 90 cm

已售出

EDI SUNARYO
多彩美 Ragam Keindahan (Beauty in Diversity), 1998
signed and dated 1998 lower right
油彩 畫布
119 x 98.7 cm
USD 2,820

EDI SUNARYO
城市景觀 Keramaian Kota (The City Crowd), 1988
signed and dated 1988 lower right
油彩 畫布
90 x 105.5 cm
USD 2,600

EDI SUNARYO
鬱鬱蔥蔥 Rimbun (Lush), 1982
signed and dated 1982 lower right
油彩 畫布
70 x 70 cm
USD 1,890

EDI SUNARYO
黃燈籠 Lentera Kuning (Yellow Lantern), 1987
signed and dated 1987 lower right
油彩 畫布
105 x 90 cm

已售出

EDI SUNARYO
多元化 Keragaman (Diversity), 1988
signed and dated 1988 lower right
油彩 畫布
70 x 70 cm
USD 1,890

EDI SUNARYO
抽象魅力 Persona Abstract (Abstract Enchantment), 1988
signed and dated 1988 lower right
油彩 畫布
105.5 x 90 cm
USD 2,600

EDI SUNARYO
旋律 Ritme (Rhythm), 1981
signed and dated 1981 lower right
油彩 畫布
105 x 90 cm

已售出

推敲形式: 格里格里烏斯·西達塔  和 埃迪·蘇納里奧

線上展廳 (2020年 7月27日  – 8月14日)

文字: Sui Chen 眭琛
網頁設計: Sui Chen 眭琛
翻譯:Sui Chen 眭琛

專家:
Karyadi Suwarno (Jakarta@33auction.com)
David Fu (David.Fu@33auction.com)
Sui Chen (SuiChen@33auction.com)

更多信息:
+62 811-881-133 Indonesia
+65 6747 4555 Singapore
asian.mca@33auction.com